• 恋爱的犀牛 - [思忆处]

    2008-12-12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elabo-logs/32409442.html

    鲁谷路,6号楼4单元,603室。这个被我当作家的地方,住了8年。包括两年离开北京。每次回来,总会用鼻子去熟悉熟悉的一切,生活是加法,到了搬家的时候,就会变成减法。因为减法用的不多,家当便积累到臃肿的程度。每次夜归,从1层走上6层,在当年而言,算是个疲惫的运动。穿过秀竹园——我真的没看到几株竹子,来到半开的单元门前,门边的邮箱我从来未曾打开过。在二三层的夹层间,是我丢自行车的地方,一辆捷安特山地车。四层的阶梯上,曾被水管工喷了维修广告,因为被石灰抹过,显得特别注目。第五层,中间的邻居铺了地毯,如果在夜里行走,须要用力跺脚,才会有楼灯亮着。第六层,冬季时候总是堆着十几棵大白菜。是对门贮存的。打开简陋的铁门,再拧开木门的锁。每次进门的时候,我便将挂在门边很多天的缴费通知顺便带进去。

    白天醒来的时候,会听到附近的中学的出操声。如果是周末的正午,楼下的钢琴声便断续飘过。我想我还能记起,给猫,给郁金香,给情人拍照的时候,房间里也许放着许美静,王菲,或者德彪西。

    现在一切都乱了。请朋友照看房子,两个女孩住了后,突然发觉这个房间不属于我的了。她们改变了过去8年来基本未动的格局。我嗅不到自己的气味了,那种三年前的荷尔蒙的味道。也嗅不到自己的故事,一个男人的生活和他的社会关系。墙上挂着的几个荷包饰品转而被一个香港帅哥取代,躺着看碟的习惯因为电视的远离转而用起了笔记本。我曾经以为只要走进这个房子里,就走进了家,找到一个男人因为漂泊而急切需要的归宿感。但现在曾经留在这个房间的朋友,像蒲公英一样,他们都走远了,他们的味道开始消失。 

    陌生的感觉逐渐蔓延,鲁谷路不属于我了,石景山不属于我了,北京不属于我了。回到北京,第一次有了急于回广州的冲动。虽然广州同样陌生,但那边有做不完的事。 

    5日,北京降温,9日,看恋爱的犀牛,10日晨,北京小雪,11日下午,去机场路上,看到冰上残留着雪的颜色。 

    养犀牛的马路说,一个人在疯狂地爱过以后,会失去嗅觉的。人因为嗅觉而与众不同,他有个家,有个可以说话的图拉。他有一群玩牌的朋友。有个爱着的明明,有个爱他的红红。

    明明教育马路什么是爱情,马路教育明明什么是爱情。他们的爱情如出一辙,所以才会有一个逃奔,一个追赶的一幕。孟京辉将一出爱情剧演了十年,十年前的爱情除了将世纪末改成新世纪,这个季节爱情还是像十年前一样新鲜么,至少,青草和苹果,已经不是十年前的味道了。恋爱的犀牛除了形式上的荒诞,在情节上,它是王朔的小说的另一种版本。爱情遇到爱情有时会撞车的,在空中,这叫折戟。

    1999,我来到北京,看起来,我是奔信仰而来的。实际上,我是奔爱情而来。有爱情的生活,像有个家,不管是租来的还是买来的,都需要经营,从19992009,家的成本落实到房价上,由每平米4000元到20000元,爱情越来越昂贵。性因为和爱情分割开,而越来越显得成本低廉。因为,我们找不到爱情的时候,我和我们,还有性,还可以因为性像等待戈多一样对爱情漫不经心。2009,一个人的十年是和北京相关的十年,下一个十年,北京在哪里?

    这是冬天,爱情老了,它被雪覆盖着,在南方,潮湿的空气和寒流还是追我而来,世界将给我以一枚刺荆的枝叶,容我像童年时的自己,摘一片,留一片,看爱情是单数还是复数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你的情,都留在北京的雪地里了。。。
  • 没想到你的感情如此细腻!看你的文字是种享受,但愿不要为爱情所困惑,男人应该活的更洒脱些。
  • 一个身上过多女性化气质的男人,注定敏感而细腻的。一个童年缺少爱成长起来的男人,一辈子都在寻找母亲般的爱情,细腻,宽厚,容忍。也许能找到,也许耗尽一生都找不到。命运而已。无法。
  • 时隔一年,再次阅读你的文字,还是有种温暖的心跳,真是细腻的无可言表。
  • 爱情遇到爱情有时会撞车的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经典
  • 发挥犀牛的鼻子的作用,嗅出无形无味又无所不在的费洛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