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日暖 - [思忆处]

    2009-05-04

    天阴
    我们睡在云的影子里
    你来不来都一样
    兜兰在下午茶里潮湿地开着
    潮湿的广州是普遍的海
    你的回复尚未成蝶,先游成了一尾鱼

    子在川上呼吸
    时间可以长满鳞刺
    不是刺参,象海胆
    坚硬,坚持,海葵一样柔软和剧毒

    那一天我从西川走过
    我的女孩担水回来了没有

    一年,五年,然后二十年
    一众鱼,一群鱼,一尾鱼
    水大,漫我发际
    水落,及膝
    我在广州如一株兰行走
    不知季节,不知时间
    不知云的影子之外
    是夕阳,或是月球

    我在水中看见井
    我在井中看见你
    一年,五年,二十年
    少年,中年和青春少年
    时间比云更暧昧
    比海更孤独

    天阴阴,日暖暖
    小母亲回家给你吃果果

    在itouch上写字,像是血书。食指在纸上上划动,看似没写清楚,便需要点摁。如果每一笔都有记号的话,这个小屏幕上该留下多少手纹。当然手纹现在也流行了。远的如北京奥运的会徽,据说是一个下跪的清人。近的如办公室门禁,指纹成了上班下班的凭证。没有了键盘的itouch比用笔和纸更为直截。你知道的,我们将不需要通过第三种媒介,直接将自己的话变成了文字。少了个介质,便是离心事更近了一点。会这样么。

  • 舞動的春華 - [相相生]

    2009-02-22

    蘇蘇將金鐘海棠改動了一下,,,一群可愛的小女生

  • 混血的季節 - [左右别]

    2009-02-17

    廣州

    2月,是春天了。很多人以為是夏天。我分明看到的是秋天的樣子。

     

    行道樹的葉子終於黃了。當然,不是高山榕,不是芒果樹,是大叶榕,洋紫荊。木棉要等葉子落完才會開出紅色的花朵。

    這個季節。分明在說,要么什么都不給你,要么一下子都給齊了。

    沒有追求追逐的快樂,當然也沒有抵達的快樂,像極了一種被給予的生活。

    這種季節,就是這樣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,將一切捧來了。